您的位置:首页  »  【重活了】(第二部)(03)作者:998
字数:9167
 

             第三章微醺的旖旎
 
  任昊的世界一片漆黑,虚无中没有意识,死亡就在眼前。
 
  「砰……砰……砰……」心跳越来越弱,严重的内出血让他的生机急速消逝, 然而就在最后一丝生机即将断掉之际,神秘的声音再次在脑海回荡,下一刻,任 昊的身躯一阵痉挛!
 
  「嗬——」休克的任昊猛地倒吸一口空气,如同被放在陆地凉了一小时的鱼 儿,旋即拉风箱似得贪婪的呼吸空气。
 
  「有气儿了!好像醒了!」似乎有人在按自己的人中。
 
  任昊无法回应,眼睛微微睁开,却是一片模糊,痛苦地咬了咬嘴唇,只感觉 浑身一阵痉挛似的抽痛,豆大的汗珠自脑门滚滚而落,连呻吟声都无法发出。 
  浑身更是火辣辣的疼,体内的淤血被神秘的力量消融,无法消融的挤到了体 表!
 
  那感觉……就如同被扔在搅拌机里疯狂撕扯!
 
  「醒了!小伙子醒了!」
 
  「那姑娘也醒了!太好了!救护车还没来吗?!」
 
  包围住两人的邻居们爆发出阵阵呼声,紧接着,不知是谁带的头,掌声渐渐 响了起来!
 
  赵老师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他看着五官皱成一团的任昊,「小伙子!你感 觉怎么样?!」他老伴也在一旁不住询问。
 
  可任昊哪里能说话?
 
  没死已经是奇迹了!
 
  剧疼仍在持续,任昊不知道自己体内的脏器组织正在飞速自愈,而他体内蕴 含的神秘力量却在急速消融,然后枯竭……
 
  已和任昊分离的顾悦言半靠在墙壁,脑仁疼痛不已,坠落之时,脑震荡几乎 让她无暇思考,再次清醒的她除了感受那种让人作呕的呕吐眩晕感,就仍是任昊 之前的画面,如同一盒录像带,倒带中只有任昊的片段。
 
  她动了动身体,虽然四肢稍有疼痛,可却活动自如,身体是没什么大碍。顾 悦言不由抿着苍白的嘴唇,蹙眉张开眼睛,她要看看脑海中的那个人。
 
  耳边,围观群众鼓噪不已,顾悦言眨了眨眼睛,眼前却满是重影,天旋地转。 
  勉力看清躺在不远处神情痛苦的任昊,顾悦言鼻尖一酸,但因为脑震荡的关 系,似乎时间观念都没了,就那么蹙着眉,忍着巨疼倔强的看着任昊,尽管她脑 袋疼的要命,要亲命!
 
  十分钟,救护车还没来,而任昊已经停止挣扎,他的内伤已经愈合了! 
  勉强能费力的睁开眼睛,本能的用掌心异能去治疗脑袋,疼痛得以缓解,代 价是身体愈发乏力,以及饥饿。
 
  异能变弱了,嗯,甚至每每如有神助的神秘力量,已经彻底离他而去,留给 他的只是改造完全的肉身以及掌心的异能,而掌心异能更是不能如之前那般信手 拈来,使用起来代价就是等量的能量。
 
  「你……咳……没……没事……吧?」任昊嘴角大片血迹,声音断断续续, 前虽未有的虚弱。
 
  顾悦言张了张口,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自成年以后,顾悦言便很少有情绪上的波动了,气愤、伤心、欢快、兴奋, 这些情绪离她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她甚至一直以为,既然面对死亡,自己也可淡淡一笑,不带有一丝恐惧地安 然离去……
 
  死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现在,顾悦言才霍然发现,自己把所有人都骗了,是的,是所有人,包 括她自己!
 
  其实……
 
  顾悦言不想死!
 
  真的……真的不想死!
 
  看着任昊那担忧的目光,看着头顶那朦朦的夜空,两行清泪……已是悄然而 下。
 
  顾悦言哭了,空落落的心被填满,幸福的哭了。
 
  这是她自成年以后第一次哭。
 
  须臾,姗姗而来的救护车抵达。
 
  「我是小伤,不用去医院的。」气喘吁吁的任昊强撑着身体慢慢站直了起来, 活动四肢神奇的感受十分钟前受损极重的身体,若有所思的缓了一会儿,脸上稍 稍有了些血色,瞅了瞅均匀遍布浑身的青紫,任昊摇头拒绝了随行大夫的提议。 
  旋即去帮助痛苦的顾悦言按摩头部,缓解对方的疼痛。
 
  顾悦言只是轻轻倚在任昊身上,抹去眼角不断涌出的泪滴,随着疼痛减弱, 神色迅即恢复的往日的色彩,然而清晰的思绪却让她泪水如同断了线,潺潺不止。 
  忙完的任昊一起身,却虚弱的一个趔趄,大姑娘就毫不防备的整个身子靠上 去,勉强扶住任昊。
 
  「去检查检查吧,走,我跟你一块去。」神情温软,眸子里化不开的绵绵, 挽住任昊的手臂就想扶着他上救护车。
 
  然而任昊却是脸上一烫,瞥了眼右臂,「不用了,你看,我真一点儿事都没 有。」任昊故作随意地动了动身体,旋儿要抽出手臂,顾悦言却不放心。 
  ……
 
  好说歹说了二十分钟,医生和顾悦言才放弃了劝说,任由任昊离开了。 
  将衣服的灰尘清理干净,任昊告别了顾悦言和赵老师,独自走出小区,过到 马路旁,伸手拦了辆出租车。
 
  「麻烦去最近的药店。」任昊肘部殷虹血迹渗出,这是他唯一的外伤,如不 用纱布处理一下的话,估计又得让爱人们担心。
 
  富康司机应了一声,正要开车,谁知右侧的车门竟被突然拉了开,一脸温婉 地顾悦言看看任昊,如同姐姐般带着小溺宠的轻嗔:「逞什么能,不是说没事儿 么,干嘛还去药店?」大姑娘一直默默跟着任昊,任昊跟司机说的话,顾悦言透 过车窗听了个清清楚楚。
 
  「你呀你。」说完,顾悦言努努下巴示意他往里一些,自己也跟着上了出租 车。一上车,就靠到任昊身边,轻柔的拎起任昊之前藏住没被看见受伤的手臂, 心疼的蹙着眉毛,小声的轻问,「疼吗?」然后便小心翼翼的捧起任昊的手臂, 檀口轻启哈着暖人的馨香,似乎这样能减轻任昊的疼痛。
 
  「师傅,麻烦去六十三中。」任昊本来还想婉拒顾悦言的好意,他今晚还要 去找谢知婧呢,但见整个人努力维持正常的顾悦言虽仍是淡淡的表情,眼底的情 愫却如同燃烧,烧的眸子发亮!
 
  任昊瞄了顾悦言一眼,这姑娘的心理变化被他看了个通透,暗忖麻烦。 
  但你能不救吗?
 
  顾悦言何其聪明,两个聪慧的人似乎都发现了对方发现了自己,于是一路沉 默,也恰好给了顾悦言缓冲的时间,以及思考的空当。
 
  顺着南樱桃园往西两个路口,北拐一站地,就是六十三中学,顾悦言让司机 开车进到中学旁的一个胡同,又走了一段路程,方掏钱付费。
 
  虽然任昊没来过,但他也知道,这里是顾悦言的家……来她家干嘛?
 
  「老师……不是去药店吗?」
 
  老师……
 
  顾悦言眉头微不可查的一蹙,然后不露声色道,「来我家吧,家里就有现成 的消毒纱布。」
 
  「可是……」顾悦言打断道,「可以吗?你救了我,最起码让我帮你包扎一 下。」
 
  任昊终究不会读心术,神情一缓,顾悦言算是把他晃住了。
 
  六层高矮的浅蓝色板楼,每个单元前都有一个厚重防盗门,除非有钥匙或通 过旁边控制器接通业主家,否则无法上楼。
 
  「随便坐,我去给你找东西消毒包扎。」
 
  两室一厅一卫,标准的格局。任昊在客厅吊灯下的实木椅子上坐了下,旋即 四下观察起她家。
 
  这里给他的第一印象就是严肃。
 
  棕褐色的桌椅,黑白相间的家具,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她家的书柜竟然有四 个之多。客厅角落一个,南边被当做书房的卧室两个,顾悦言的闺房还有一个。 
  书柜里摆放的大都是资料书籍,沉重而古板,细细看清几个书名,任昊暗忖 都是些很有深度的书籍,怪不得顾老师身上总有一股浓郁的知性书卷气。 
  与顾悦言相识了太久,她的性格爱好,任昊在上辈子就了如指掌,所以如此 之多的书柜尚不足以让他太过讶异。
 
  唯一让任昊绷不住的是书房正中的一个画板,上面夹着张他的人物素描,栩 栩如生!
 
  正待任昊目瞪口呆嘴巴能塞鸭蛋时,身后,顾悦言依旧波澜不惊的声音响起: 「画的像你吗,无聊的时候就喜欢画点东西」说着从容的走向冰箱,「喝什么, 果汁还是牛奶……等等,这里还有听可乐,喏。」大概是觉得十七虚岁的任昊会 喜欢可乐。
 
  「不用麻烦了……谢谢。」接过听装百事可乐的任昊犹豫了一下,还是叹息 一声道,「对不起,之前的情书让您困扰了,很抱歉。」
 
  谁知顾悦言轻轻一点头,洒脱道,「真的让我蛮困扰,但是,你知道自己是 个很棒的人吧。」
 
  「……」
 
  任昊不语,顾悦言就自顾自的说起自己,没有话头,就那么突兀的自述, 「我还是蛮有怪癖的,天生感情很淡,对男女的事情也不感兴趣,因此这方面我 有去医院检查,结论是性冷淡,而且属于很罕见的无诱因自发型性冷淡,属于精 神心理方面的罕见问题,医生也曾经给我开过药,吃过一段时间效果不大……」 
  说到这儿的时候顾悦言从书房搬了把椅子到画板前,按着任昊的肩膀慢慢让 他坐下:「先坐下,手臂抬起来,别动,我给你上药。」
 
  「我自己来吧。」眼看这石女一般的美人敞开心扉,任昊却挣了一下,瞧得 顾悦言皱眉不语,方迟疑着乖乖伸手,让那沾了药水的棉棒擦在胳膊肘上。 
  顾悦言的动作很是生疏,她一边包着纱布一边平淡的讲述着,「药我吃了几 个月,然后就遇见了你,你知道吗,第一次见面你就对我表白,而我居然……真 的心动了,虽然是很微弱的反应,但你是第一个让我心动的男人……当时我以为 是吃药管用了,然后就开始有意观察你,随着观察我觉得你人不错,就想着接受 你试试,就是你那次拒绝我。」平淡讲述的大姑娘没抬头,打好胶带后,收起药 水。
 
  尴尬的任昊知道对方没讲完,而顾悦言却起身转头看看他,十分贤惠道: 「吃饭了么?我给你做点。」讲话有些没头没尾,随意的很。
 
  任昊下意识摇摇头,忽地一滞,又赶紧点头:「吃了吃了,您不用忙活,我 这就回家了。」他想跑。
 
  任昊现在很矛盾,他确实想跟顾悦言相处,因为与两个十足黏人的熟妇相处 这么久,让任昊在顾悦言特意营造出的平淡如水中真的感到舒适。
 
  但任昊是有家室甚至有了女儿的男人,尽管没结婚,但道德、责任对一个成 熟的男人而言,是应该也必须担当的。
 
  「时间有点晚了,那……顾老师我先告辞。」任昊起身不是很坚决,但却不 停顿,说完就往外走。
 
  「这么晚了,先给家里打个电话吧。」顾悦言音调抬高,有点颤,她将鬓角 的发丝顺到耳后,扭身朝厨房走去,「我去做饭,吃完再走。」似乎就不担心任 昊决然而去。而这份略微紧绷的淡定是天性,也带一点坚强的伪装。
 
  任昊张了张口,缓缓走去玄关,顿了顿,又折身返回装饰单调古板的客厅, 顾悦言就在厨房门口,看着玄关中的任昊走了回来,毫无波动宛若黑白的眸子才 如注了颜料,泛起情感的彩色,恬然一笑进了厨房。
 
  西红柿炒鸡蛋,梭鱼黄瓜,油煸豆腐,都是些省事儿的家常菜。
 
  「我不太会做饭,这次将就吃吧,以后会多练练的。」与在学校的她不同, 穿上围裙的顾悦言瞬间多了几分居家女性的恬美气质,「看看合不合你胃口。」 
  任昊道谢后,用筷子夹了一块送入口中,眨眨眼,看向顾悦言:「挺好吃的。」 
  心有顾虑,他便有些吝啬赞美。
 
  普通的菜色,普通的味道,然而吃下肚子后,却让任昊有了一些暖洋洋的幸 福感觉,很舒服,不同于家里的大小祖宗,天天恨不得二十四小时监控你,顾悦 言似乎更适合当老婆,就像范绮蓉,但范绮蓉更像是溺爱他的长辈,而顾悦言却 是妻子的感觉,当情人估计也是最完美的那种。
 
  我在想什么……
 
  任昊差点没放下筷子给自己一耳光,而这种心不在焉的模样,让第一次给男 人做饭的顾悦言有点小忐忑。
 
  她也不是石人,就算是,任昊也是融化她坚硬外壳的岩浆,今儿也算彻底把 大姑娘融化了。
 
  顾悦言比任昊,现在是我中有你,而任昊就未必是你中有我了。
 
  「不好吃吗?以后我会努力学做菜,赶明儿我去买菜谱,你喜欢什么菜系?」 
  「……」任昊面对大姑娘如同小两口过日子般的细水长流,只能闷头吃菜, 想要逃离这种温水煮青蛙似得温柔乡,但却无法自拔。
 
  总有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有个女人能狠狠的撩动你的心弦。
 
  「……你正在长身体,应该多吃肉,不过我平时只吃素的,等下次赶集我去 买斤肉。」
 
  「嗯。」
 
  「喜欢什么口味?」
 
  「辣的。」
 
  「辣呀,可以。」姑娘是不喜欢吃辣,但是心里已经决定要买川系菜谱, 「今天先凑合吃,平时我都是自己,对美食的欲望也没有,所以掰开手指头数, 我会做的也就这么几道,往后等我学会新菜,一定要来吃。」
 
  「嗯。」任昊已经被平日寡情寡言的顾悦言一连串的反差美击溃了,回答的 根本没有丝毫犹豫。
 
  任昊自己也察觉,所以这么安慰自己——只是吃饭而已。
 
  顾悦言自己则是端了杯放过五勺糖的咖啡坐在任昊对面的椅子上,目光复杂 地看着狼吞虎咽的他,上眼皮忽而一垂,一抹炯炯的情绪划过瞳孔,「刚才的事, 我不说谢谢。」
 
  任昊一愣,稍一琢磨便放下筷子装傻:「不用谢,我应该的,应该的。」 
  顾悦言也不急,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喝了几口糖分很高的咖啡,视线旋即 落到任昊领口露出的大片青紫,沉吟着皱皱眉:「让你去医院检查你就是不听, 这样吧,我先去换身衣服,等你吃过饭,我帮你按摩。」
 
  「按摩?」任昊自己就是按摩大师,他的按摩还特别暧昧,自然瞪着眼有些 旖念,一口饭差点没呛出来,抬手在身前摆了起来:「别啊,您刚才肯定受惊了, 还是早点休息吧,我真的没事,谢谢你的晚饭,我得回家了。」
 
  给我按摩?
 
  这不是开玩笑么?
 
  任昊起身要走。
 
  一脚踏入卧室的顾悦言蓦然回头,瞧了他一会儿,唇齿蠕动淡淡嗫嚅:「坐 下等我,你别逼我,我今晚……情绪很不稳定。」那轻柔的言语中,却透着癫狂。 
  看着徐徐合上的房门,任昊犹豫了下,挠挠头。
 
  英雄救美,又救了一个特殊的女人,而这个特殊的女人之前跟任昊相处就透 着压抑,实在不让人放心。
 
  不能放着不管,可任昊虽说隐隐吃痛,可也确实不想让顾悦言按摩。倒不是 任昊矫情,他总感觉那样的话,很容易出现意外的状况,现成的例子就是他跟夏 晚秋。
 
  就在任昊忐忑的时候,一身纯白的丝质吊带裙,裙摆膝上二十公分,两条象 牙白的长腿摆动间,顾悦言走了出来,挽了挽已经披散的头发,侧身让出一个位 置似是邀请:「进屋吧。」
 
  瞅着顾悦言滚圆的屁股堪比自己那两个妊娠过的女人,任昊心脏不争气的怦 怦乱跳,有些慌乱道:「你……啧,哎呀,我先走了!」
 
  顾悦言毫不脸红的摇了下脑袋:「不让你负责,你不想试试吗,我是处女, 很干净的。」瞧他咂嘴不语,顾悦言抱起肩膀,用食指点着大臂:「痛痛快快的 跟我进屋吧,你要是不方便的话,我在上面。」她觉得任昊一定会同意,男人嘛, 自己都这么说了,一定会乖乖过来。
 
  虽说对男女之事完全不感兴趣,但男人一定感兴趣,看过很多书的顾悦言恰 巧知道,也知道男人都喜欢处女,有那种无聊的情结,所以不失为与任昊加深感 情的捷径。
 
  然而任昊已经跑到玄关穿鞋了,这让顾悦言略感惊奇。
 
  「等等,我去穿衣服。」顾悦言倒也干脆,发觉任昊居然没扑过来,折身就 回到房间去穿衣服了。
 
  门口的任昊就眨眨眼,顿了一下,还是继续穿鞋。
 
  他的想法很简单:不是蜘蛛精就是白骨精,反正这个顾老师铁定吃人不吐骨 头。
 
  「咔嚓」门开了,任昊要走了,听见开门动静的顾悦言就从卧室迈着小碎步 跑了出来。
 
  嗯……没来得及穿衣服!
 
  也不说话,任昊回头刚要关门,就见一具美妙的女体,全裸!
 
  顾悦言表情都不变,就要跟在任昊身后走出去!
 
  「你……」张目结舌。
 
  「我送你。」顾悦言不遮不掩,二十七岁的大姑娘,生活作息又好,还吃素, 整个人如同水灵灵的大白菜,膏脂白皙的肌肤紧致透亮,酥乳如玉碗倒扣,D杯 罩的美乳颤颤巍巍的,粉色的乳晕硬币大小,乳头颜色略深,但也是深粉色,而 且乳尖圆润饱满……这美景就这么由远及近的近前,任昊倒退两步差点摔倒。 
  这一趔趄,自然是蜂腰、幽谷、大长腿看了个清楚明白!
 
  顾悦言确实怪癖,别看她是二十七了还是处女,但是她对男女之见的那回事, 观念是很随意的,只要认可了谁,哪怕一个陌生人成了她法定的丈夫,她都会老 老实实的任由蹂躏……更何况是占满芳心的任昊?
 
  走出门口就要去扶任昊,半蹲时双腿微开毫不自觉,那浅褐色稀薄耻毛拱卫 的幽幽美穴,就这么暴露在任昊眼帘!
 
  任昊慌乱的四下打量,见没人连忙拉着顾悦言回去,「咣」的一声门被甩上。 
  任昊这会儿是服了,让顾悦言去换衣服,等她唤自己后乖乖进到卧室。 
  依着顾悦言的指挥,任昊踌躇着趴在了白色单人床上,两手抱着枕头,下巴 也架在了上面。
 
  两秒钟后,顾悦言那不逊色于产后妇女的大屁股坐到任昊屁股上,手掌隔着 衣服按在了他的腰际,稍微用了下力,始终注意着任昊的脸庞,瞅他没什么疼痛 的表情,旋而加了些力度,不是很专业地继续按摩着。
 
  但十足细心。
 
  「衣服脱了吧。」
 
  「别了,没大碍。」任昊自己是看过的,一身淤青,刚才顾悦言坐到他屁股 上就让他咬牙才能忍住,一来怕顾悦言看见心疼,另一方面觉得孤男寡女脱衣服 不像那么回事,尽管任昊有把握转身就可以上了顾悦言……
 
  人之所是人,不同于动物他们可以控制自己的欲望,或者利用欲望产生动力, 这也是动物为什么会生生不息的根本原因。
 
  顾悦言也不强求,随意的和他说起了话,「有毛病就得去医院,别不当回事 儿,你现在年轻,身子硬,可到老了,年轻时欠下的债都得挨个找回来,嗯,怎 么样,感觉好些了么?」她可没穿内裤,就一条丝质的睡裤,薄的不像话,而且 她还好不防备的把整个耻丘贴到任昊的屁股肉上,随着按摩自然会使得盆骨联动, 任昊坚硬的臀部肌肉蹭着大姑娘柔软的肥鲍,二人都觉得接触的位置越来越热, 体温互相传递。
 
  顾悦言是没尝过欢愉的滋味儿,还是性冷淡,倒是只感觉热热的蛮舒服,没 有多余旖念,任昊就不同了,还转头特意瞄了眼,发觉人家姑娘把要紧的地方压 在自己身上后,就格外注意起臀部的感受。
 
  绵软……饱满……温热……潮气……
 
  潮气?
 
  实际是一点汗,还是他自己的,大姑娘那点汗津津还透不过两层料子。 
  「好多了,谢谢您。」任昊脸热,把脸侧了回去:「顾老师,我看你课间时 老揉脖子,颈椎不好吗?」任昊也不是特意关注,他脑子好用,而且观察力超强, 现如今街上随意的一幕不经意的瞥一眼,过一个月都能大体画到纸上。
 
  被关心的顾悦言表情不变,眼睛却眯着,月牙儿似得笑眼:「我上学的时候 就爱看书,几乎一天有一半时间都得低着头,这么多年了,颈椎落下了毛病,总 是感觉跟扭了似的,没准活动活动就能正过劲儿,也没准半个多月都好不了。」 
  「那可得多注意……」任昊今天造了个半死,疲惫不堪的瞌睡虫上来了,有 些迷糊的嘟囔。
 
  「嗯,老毛病了,没事儿我就自己揉揉。」或许是感觉手累了,顾悦言两手 交叉在一起活动了活动,她凝眉想了想,忽而道:「你上次的话,是当真的?」 
  任昊没反应过来:「什么话?」
 
  顾悦言毫不做作的趴到任昊背上,一对儿凸着「眼睛」的大兔子结实的靠上, 方随意的问道:「你不是说想认我做姐姐么?」
 
  亲密的举动对顾悦言而言,她就是想这样所以就这样,没什么多余的心思, 任昊占满了她的心,那世俗的东西就不会顾忌。她不同于任昊认识的所有女人, 天生就感情淡薄,所以三观也淡,那么打破世俗的枷锁,抛下那点不当回事的尊 严矜持,就比大部分人简单的多的多。
 
  「……」任昊顿觉要日穿床板了,但也蛮喜欢这种随意的感觉,相比于谢知 婧,顾悦言给他的压力微弱不计。
 
  这算是家花没有野花香吗?
 
  任昊自嘲晒然,被顾悦言搞的哑然片刻,大姑娘就老实的贴着任昊,几秒功 夫就有些乏,这倒让姑娘开始认同有个男人一起睡觉的必要性了。以前她都是感 觉随便,母亲催的急,自己就老实不忤逆,如果不是去年相亲的那个是同性恋的 话,顾悦言多半就结婚了,那么怀孕也说不定。
 
  毕竟以她的姿色,怕是任何男人都得天天拱,直到新鲜劲儿过了。
 
  「嗯,我一直都想有个姐姐,这个,您看……」任昊之前随口说的,但现在, 似乎多这么个姐姐也蛮不错。
 
  任昊个子高,顾悦言才165公分多一点,趴在他背上显得特别娇小,而他 宽大的后背让姑娘稳稳的趴在上面,热热的体温传递来,姑娘有些依恋的不置可 否地点了点头,声音软软的似是呜咽,慵懒的紧,「嗯……可以哦。」
 
  「那我这就是你弟弟了?」
 
  「嗯,但是过段时间会有个考试,你可要考好,到时候才能领着你去见我妈。」 
  任昊脸上有些哭笑不得的味道,但是他现在可是学霸:「没问题,不过我考 多少分才算过关?」
 
  顾悦言恢复了一些力气,深吸了一口男性的味道,旋而起身像个小媳妇般的 给他按摩,「级部前十。」
 
  「嗨,那不是小意思吗,这还算问题?」任昊是稳稳的级部前三。
 
  「总得跟你说清,万一考砸了呢,我爸就不会同意的。」
 
  你爸?
 
  你当我姐,跟你爸有什么关系?
 
  顾悦言的话让任昊有点莫名其妙,可转即一想,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在任昊 看来,认姐姐是件很随意的事儿,说白了,就是个称呼罢了,但或许是顾悦言的 传统观念所致,她的理解与任昊截然不同。
 
  任昊估计顾悦言理解的「弟弟」,至少要带去家里,给她父母介绍认识。 
  果然,就听顾悦言道,「我家传统观念很深的,我爸看人的标准就是先衡量 一个人的学识,你是学生,想证明自己学习就是捷径。」
 
  任昊认真的应了下来,「没问题。」
 
  顾悦言满意的手掌停滞了下,又趴到任昊背上,莫名其妙的又讲起先前断掉 的自述,「刚才跟你说我吃药的事儿还记得吗?你拒绝了我以后,我就把药停了, 开始是感觉吃药吃的,对你动了心,可后来想想并不是,我妈当时刚巧给我介绍 对象,是我一发小,我跟他吃过几次饭,心里也把对方当成未来的丈夫,可那种 心动的感觉一直没有,相反,我总是忍不住关注你,明明决定不再注意你,也觉 得自己肯定可以做到,但后来我发现不是那回事,认识你之前,我觉得可以跟任 何一个男人凑合,但是认识你之后就变了,随着对你关注越深,我就愈发不想随 便嫁了自己……辛好,那人是个同性恋。」
 
  任昊开始还听的酸不拉唧的,听到最后噗哧一声笑出来了,而且顾悦言这一 番家长里短的倒豆子,竟让任昊只觉得暖洋洋的,很平淡,平淡的心动。 
  此刻,任昊不同于上辈子荷尔蒙躁动时对顾悦言肉体的觊觎大于灵魂,这一 刻是柏拉图式。
 
  这女人威力真大,任昊觉得再不走就沦陷了。
 
  「呼……我得走了。」任昊想要翻身,可身体却被顾悦言按住了,他只能侧 着脑袋,狠狠心道:「姐,我真有女朋友了……不怕告诉你,还不止一个,所以 您不要对我这么好,我……」
 
  「我是你姐姐嘛。」顾悦言难得略微荒唐的笑了一下,那笑容,有略微哑然 的味道,忽地,顾悦言紧紧盯着他的眼睛:「那都两个了,不差我一个?」 
  任昊脸一红,赶紧别过头老实趴着,大姑娘突然展露的俏然,反差带给他的 触动很大,一如夏晚秋。
 
  「我一直很奇怪,也一直都想问你。」顾悦言轻轻看着他的后脑勺:「为什 么突然就……不喜欢我了?」
 
  「……喜欢,但是有女朋友了,我还有孩子了。」任昊咬咬牙,狠狠心,也 不说谎直白的扔出一个重磅炸弹,这下任何女人都会退缩的吧?
 
  「还是一个四十多的已婚妇女给我生的!」这次身上的顾悦言果然沉吟不语 了,很久很久。
 
  任昊就趴了很久很久,他觉得这份沁人心脾的清新,这辈子是最后一次体会 了,自然有些贪婪。
 
  一动不动。
 
  「是……吗?」顾悦言终于讷讷而语。
 
  「是,是的。」任昊心情很沉,翻身而起,而顾悦言这次没有阻拦,大姑娘 相信任昊说的是事实。
 
  起身后,任昊对着半个臀部坐在床边的大姑娘道:「谢谢姐,那什么……太 晚了,我得回家了,嗯,考试的事儿你放心行了。」
 
  ……
 
  任昊逃之夭夭,独留顾悦言蜷在任昊刚刚压出还温热的床窝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