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岳母跟我上床了】(01)作者:kenlhc
字数:4820
 

                【一】
 
  2012年9月26日,也就是昨天。我居然跟岳母搞了!以前我看色情小 说的时候觉得那些跟岳母搞的都是编,但是当事情发生到我的身上的时候,我才 深有体会。
 
  几个星期前岳母从英国回来,听老婆说好像又离婚了,之前结了两次最后又 嫁个一个华侨。这次回来主要是参加我们下个月的婚礼,至于为什么又离婚鬼才 理她。我对她的态度不好源于之前她非常坚决的反对我和老婆在一起,但是最后 由于我们的坚持还是修成了正果。废话不多说直接进入正题。
 
  昨天她来我们家清理结婚的前的东西,老婆跟同事去逛街买喜糖请帖什么的。 我清理了一会就去书房玩游戏了,岳母从客厅整理到了卧室。我突然想到卧室衣 柜里面有我们和老婆的私密物品,情趣内衣水晶JJ等等……我想这要是被看见 就不太好了。于是走到卧室门口,一转脸我呆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岳母不知 道怎么翻到了我们情趣用品的小盒子了,整拿着老婆最喜欢的水晶JJ把玩,脸 上还一整红一整白的。我退后了一步,不知道怎么上去应答,心想这人怎么喜欢 乱翻别人东西真是……嘣的一声响,吓的我们俩同时一声叫。原来岳母一不小心 把水晶JJ摔到地上,迟愣的功夫岳母看见了我。她手足无措脸色通红的说道: 「啊,这个,小王呀,不好意……,这个……」我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哦,哦,哦,没有关系我去拿扫把。」赶忙跑出去,心里想这这不是坑爹吗? 这搞的叫什么事啊?硬着头皮进去扫完了刚准备出来,岳母突然来一句:「这个 东西会不会对身体不好呀?」我一脑袋的汗,这要我怎么回答啊?这么尴尬的事 情还问这个?心里想你被操了几十年了,什么你没有用过啊?略带尴尬的说道: 「还好吧,现在很多人用,外国也很流行的。」这句话好像刺痛了她一样,脸色 变的一整青一整白的道:「那个……小王呀,要是身体不好平时要多补补,这个 东西也不知道卫生不,还是自然的好。」一听这话,我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虽然 很想反喷她几句,但是碍于面子我忍了,随口答应了一句转身回书房了。心里想 着非常的不舒服,有种想要强奸她的冲动。但是那是不可能的,我还没有那个胆 子。呵呵!
 
  过了一会老婆打电话说要多逛下不回来吃饭了,我告诉岳母晚上就我们俩人 吃饭,岳母表示清理完了她就回去吃。我无所谓呀,反正我看着你也烦。去卧室 的卫生间洗了一把脸,然后我看看衣柜里面的东西,准备放个更加好的位置。打 开盒子一看,咦?怎么最大的那个蓝色水晶橡胶的JJ不见了?那个是我网上刚 买的,老婆都没有用过。我心想是老婆另外放哪去了?算了,不管了先把这些放 好,免得下次又被人看见就麻烦了。回头我来到客厅准备看下电视,岳母在儿童 房整理贴花什么的,我无意中看见岳母的挎包!咦……?怎么这么鼓?我邪恶的 联想到了那个硅胶JJ,转头看看岳母还在儿童房,于是打开看个究竟!
 
  心里是一种欢喜,一种释放,一种被压抑了很久终于得以释放的狂喜,我慢 慢的打开一看,一根弯曲的硅胶JJ展现在了我的面前!我脸上露出的我有生以 来最邪恶的笑容,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心理;公司里的某个女同事或者女领导 对你非常不好,如果她有几分姿色,你每次被她压迫刁难的时候特别有种想要找 个机会强奸她发泄的想法。我想说,我有!从第一次见面跟她谈判的时候就有了! 
  我很平静的拉上了拉链坐了回去,脑海里想着一会的情景。这个时候岳母走 了出来跟我说:「我先回去了,家里还有些事你自己吃晚饭吧。」过来提着包包 准备走,我内心片刻的挣扎后,猛的上去抓住了岳母的手。岳母被这突然起来的 情况吓到,惊慌失措的说:「你……,你干什么。」干什么?我邪恶的笑了笑道: 「晚上一个人很无聊吧,你不是说不卫生吗?不是自然的好吗?岳母脸上一整红, 好像知道我发现她包包里面的秘密了语无伦次的道:」不是……这个……我是… …「我直接另一只手伸向她的下面。岳母极力反抗吼叫道:」你……你疯了你… …你干什么?「我奸笑道:」我卧室里面有摄像头,本是拍我和你女儿做爱的, 没有想到拍到你在里面……要是不像我给别人看,你就别反抗了。「岳母一听眼 泪都急出来了,反抗的力气也没有那么大了:」你想要干什么,你这样……「我 不等她说完,直接把她按倒在沙发上,直接拔下她的内裤就开始摸她的肉穴,让 我意料之外的是她居然湿的稀里哗啦,我以为40多岁的女人早就干的不行了, 都准备走旱路的。没有想的这么水滑,于是我也不客气直接就是两个指头插进去 (以前我不管是哪个女的神之石小姐我都是一个指头开路),但是对她我毫不客 气的两指插进去,而且是又快又有力!只听她一声惨叫:」啊……,轻一点…… 啊……!我不……,「我奸笑道:」不什么啊?在国外天天被干着不算什么吧? 「她还想用手阻拦我,我直接抓住她的两只手,下面狠命的狂插!穴水被我抽插 的啪啪作响,岳母泪水哗哗直流痛苦的叫喊:」不要……啊……,不要……这么 用力,啊……痛死了……「我心里奇怪,这老女人不会吧?装可怜是吧?我把手 拿出来,伸手去拿那个硅胶JJ准备狂操她的贱逼。
 
  看见我拿那个硅胶JJ准备操她的时候,她惊恐万分的说道:「不要拿个… …不要啊,小……小……小王,我错了。」错?错毛错,你之前是怎么对我的, 不理会她说什么,拿着刚要插进去。岳母含着泪水哭喊道:「等等……!」我问 她等什么?岳母得到了片刻的解脱,声音抽搐的说道:「我……我不反抗,真的。 小……小王,你不要拿那个,那个太大了。」我一头雾水?太大你还拿?你被操 了这么多年还怕这个?岳母缓了一缓哭诉道:「真……真的不要这个,你想要怎 么我都可以,这个我是慌乱中随便拿的。」我让他给我一个不用硅胶JJ操她的 理由,她想说又不好意思的道:「其实我已经两年都没有过性生活了。」我倍感 惊讶,难道她嫁给那个华侨……是……?我心里一软,放下了硅胶JJ。换成了 手指继续抽插,听她继续说;「那个人不行,开始还吃药有点反应,到了后来一 点反应没有,我也一直……」我说那好吧,不用哪个搞你也可以,你现在给我吹。 她有点惊讶的样子:「吹什么?」我没有好气的说,你还跟我装是吧?她很恐慌 我现在的样子道:「不……不是的,我吹,我吹。」你还真别说,她的口活还真 不是盖的,添的我的JJ那叫一个舒服,JJ青筋都爆了起来。她边添边上说: 「那……那做完了,你可以……」我知道她要说什么,不等她说完强行把她按倒 在地上,快要爆炸的JJ对准她的骚穴狠狠的插了进去,她仰头一声淫荡的长鸣: 「啊……嗯……,轻……轻点……好……好痛啊。」我知道,女的一般很久没有 做,突然猛的一插都会很疼。不过我就是要她疼下,我才舒服!
 
  边插我边问她,骚穴爽不。她一转刚才服软的态度:「你……你这个畜生, 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一股怒气上心头!妈的,我对你软点就就 反水是吧?我问她,你想我什么样子的人?要我把录像给别人看吗?现在客厅整 在录我们在呢!听到这里她惊慌失措:「你到底是什么人啊?」其实我是骗她的, 家里那里来的摄像头?呵呵,不过不这样说她不听话。她抽搐的声音委屈道: 「别……别这样,我听你的还不行吗?」我说行啊,跪在地上把骚穴对着我。话 说吓了她一下果然听话多了,我用老汉推车猛操她的骚穴几百下,她淫声不断叫 声连连。听着我又舒服又畅快,我问她我的身体怎么样啊?她可能真是许久没有 做过了,被我猛干了十多分钟后有点语无伦次:「我……下面……慢……慢点, 小王……我,不行了,别……别搞了。」男人都是这样,女人越是说不行了,男 人就越是想搞。我坏笑道:阿姨,我是听说你很久没有搞过了,今天特别招到你 呀!说完,更加猛烈的抽插她的骚穴,骚穴里面的淫水啪啪的溅射到了我的肚腹 附近,这更加让我兴奋,没有想到这个老女人这么久没有干过水还这样的多。我 坐到了沙发上,让她坐到我身上来。我用手扒开她的骚穴仔细的看着她的下面, 她居然还非常不好意思的说:「别……别看行不行,有什么好看的啊,都已经让 你做了。」我懒得理她,扒开看着她的骚穴仔细的看着。你别说,还是粉红的而 且穴肉丰满,还是个馒头逼。难道以前都没怎么用过吗?又抽插了几百下后感觉 好像有点把持不住。岳母好像有所感觉大声喊道:「不要射在里面啊,射里面不 行的。」我操,这用你教我吗?我可不想出事的。她像是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差不多了吧,等下琳琳就要回来了,别搞我了。」越说不搞,我越是要搞!我 抽了出来,用69式让她给我含着,我随手把硅胶JJ拿过来。因为她在下面没 有看见,我突然往里面一猛插,她含着我的JJ大叫一声:「啊……你,你这个 畜生……啊……,痛……痛死我了,快……快拿出来啊!」我心里莫民的开心大 笑道:这么久没有做了,我让你好好爽个高潮。其实我知道,这样搞她不可能高 潮,更多我还是想报复下!
 
  老子接着说到:你个骚逼,老子现在好好滋养你爽不爽?岳母泣不成声到: 别……别搞了,真的受不了了。我淫邪的笑到:要我不搞你了也可以,以后我随 时要搞你就得马上给老子躺下张开知道不?岳母眼含泪水道:你搞一次还不够, 我女孩都嫁给你了,你还不放过我这个老女人?
 
  其实你别说她说的挺有道理,人家女儿都嫁给我了按道理说这个老逼我应该 不感兴趣才对,可是她不一样,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一种女人年纪已经40左 右岁了可是缺一副骚货贱逼的样子,虽然年纪看着很大了,缺有一种想要搞她的 那种冲动,跟那种年轻漂亮的女人感觉不一样。我岳母就是这种女人,总喜欢穿 个v领体恤和紧身牛仔裤加一高跟鞋,打扮不算风骚吧,但是总有一股风骚的感 觉在里面。所以说,前仇旧恨加上她本身淫荡,老子找到机会不搞她岂不是对不 起我鸡巴?
 
  我恶狠狠的道:你个骚逼还跟老子讲条件?信不信老子把视频发出去让你亲 戚朋友都见识下你的贱样?岳母如坠冰窟般求道:不……不要这样……不要啊, 你……你刚才不是说,跟你做了就放过我吗?我好笑道:刚才说刚才现在是现在, 老子刚才搞完你觉得很满意,以后准备长期滋润你,哈哈哈!岳母一副不置可否 的表情,萋萋然道:那你要搞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我怒喝道:滚过来跟老子添 鸡巴先!岳母被我一呵斥吓的一哆嗦,忙爬过来环抱着我腰舔食我的鸡巴。我悠 悠然道:什么时候老子看你个老骚逼烦了,你就可以解脱了,你只要好好听老子 的话伺候好老子,我们大家相安无事,你要是想跟我耍什么心眼,你的把柄你自 己清楚吧?岳母呜咽着:喔……唔唔。我抓着她的头发快速的让她吸允着我的鸡 巴,心想怎么样第一发也要给她吃进去,就好像一种契约一样。岳母被我抓着头 快速的推送着,鸡巴每一次顶到到她的喉咙深处,她就会干呕出声,听到她这难 受的声音我越发觉得有快感,不顾她的难受我推送的更加快了,突然大腿一麻射 感来了,我把她的头死命的按在我的夸间,让我的鸡巴顶到她的喉咙最深处,几 秒钟后当我射完整个人身心的舒服不是语言的表达的,欲望,愤怒,发泄等等汇 集到了一个点爆发出来可想而知。我抓着她的头发把她向后拉来,岳母眼睛满是 血丝眼泪不停的流,脸色已经面无表情,张着嘴巴静夜顺着她的嘴角流出,这幅 惨样说实话我很满意。我对她呵斥道:跟老子都吞下去,流出一点老子要你好看! 岳母抽泣着,用手把流在嘴边的精液都抹进口里,然后艰难的吞下哽咽着说:小 ……小王……以……以后能不能……对阿姨温柔点?我好笑道:你称呼自己什么? 岳母有点没有反应过来一样的看着我不知道说什么。我继续道:以后你他妈逼的 就是老子的性奴知道?以后就老子要叫主人,叫自己就叫……我疑迟了一会道: 就叫淫娃吧。说完我哈哈大笑。岳母用怨毒的颜色看着我道:你这个畜……她生 还没有说出口,我一脚把蹬倒在地恶狠狠的道: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没有?要 我在重复一遍吗?岳母像意识到了什么马上萋萋哀哀的道:不……不用……我知 道……我知道。我问道:我是你的什么人?岳母含泪说:主……主人。我很满意 的点点头,突然想到电影一路向西里面,女主给男主毒龙钻。想想自己可怜又没 有找过小姐老婆又不给弄,于是说道:过来跟老子添下菊花。岳母楞了一楞,但 是没有很惊讶或者不懂的样子,我想这个老骚货以前肯定服侍过别人。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